#S2–11 談組合⎪WSB與「價值儲藏世代」的覺醒

先前,我們討論過貨幣、房地產、股票、甚至基金,這些工具,一般被認為是「資產」可以為「價值」所表彰。價值儲藏與傳遞,在過去的物理世界,一直相當困擾著人們。舉例來說,在現實的物理世界裡,如果我手裡有一枚郵票,我給你之後,你得到了這張郵票,而我就沒有了。所以我們可以做實物資產的交換和買賣,不管是以物易物,還是用貨幣進行交易都可以。這些資產,我們可以通稱為「Old Money」。既然有Old Money, 那是否有New Money? Wall Street Bets (WSB)為什麼跟New Money有關?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個題目。

網際網路快速發展之後,在傳統網路上,我手機上裡有一張郵票的照片,就可以透過 Line或是Whatsapp發給所有朋友每人一張, 而且我手機也還有一張。網路上的資訊是可以被無限複製的,所以說現在的網際網路只能傳遞資訊而無法傳遞價值,否則價值就會被無限複製,也就不存在有價值的資產了。回到剛剛郵票的例子,在區塊鏈當中,我手機裡有一張郵票的照片,我只能發給一位朋友,發了以後你手機中有這張郵票的照片,而我手機中就沒有了,這個數據轉移的過程被記載在鏈上,我不能反悔,也不能篡改,更不能自己再複製一份。如果這張郵票照片對應的是物理世界中一枚真實郵票的所有權,隨著照片所有權的流轉,你擁有這張郵票的照片就等於擁有了真實物理世界中這枚郵票的所有權,可以到某個地方去兌換這一份實物資產,那麼這就是實物資產數字化以後的價值傳遞。不管是一張照片,還是一個數字資產,或者是版權、專利,都可以透過區塊鏈被傳遞和交易,並且被永久記錄下來。現在這些可以被記錄下來的數字資產,正在形成一種New Money。

會有今天的這集節目,還是受了最近馬克·庫班(Mark Cuban)這位NBA達拉斯獨行俠球隊的有錢老闆,發表了一篇名為「The Store of Value Generation is Kicking Your Ass and You Don’t Even Know it」的文章啟發。馬克·庫班1958 年出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匹茲堡。從小家境並不富裕。為了滿足生活所需,在庫班的童年,基本上就是不斷的在找尋各種低買高賣的機會。1971年,當時匹茲堡的報紙業正在罷工,而此時庫班年僅12歲。他搭車前往了鄰近的城市克里夫蘭,用每份0.25美金去購買各類型的報紙,然後在匹茲堡以超過4倍的價格賣掉;從小就有集郵興趣的他,靠著簡單的低買高賣五花八門的郵票,他賺到了1100美金,並藉此負擔昂貴的大學學費。1998年他與大學同學共同經營Broadcast.com,一個轉播大學NCAA籃球比賽的網站。1999年,Yahoo以價值59億美金的股票收購了Broadcast,讓他一夕暴富。

因此由他來講述,什麼是價值儲藏最有意義不過。

庫班對集郵的興趣讓他很快意識到集郵這個市場運轉效率十分低下,即使同一張郵票在同一場郵票展覽中也會以不同價格出售。於是,他發現其實可以從一個人那裡購買郵票並快速出售給另一個人,這樣就能從中賺取價差。他迅速的從郵票收藏家變成了郵票「投資家」,並且試圖利用郵票市場的低效率運轉的「優勢」賺到錢。現在,看到華爾街正在發生的事情,讓庫班回想起自己小時候買賣郵票的那些日子,市場效率低下、被特定掌權者壟斷等等。在這種威權下,即便不是所有市場參與者,也是絕大多數市場參與者都會被迫服從,直到他們受不了這些做法,然後開始反抗。遊戲驛站(GME)先前發生的逼空的事件,可以說是一個「價值儲藏世代」覺醒的警訊,但華爾街的巨頭們,似乎還渾然不知。

此話怎講呢?對於許多人來說,把加密資產看作是一種價值儲藏可能仍是個瘋狂的想法。對他們來說,加密資產沒有內在價值;加密資產只不過是空洞的「數字表示」而已。傳統投資者總是會說,您需要擁有一些「有形的」東西才能使它有價值,否則很難應對欺詐行為。比如黃金就是最具歷史性和可見性的價值儲藏之一。因為古往今來它都扮演了貨幣基礎的角色,也是實用貨幣的錨定物,更是抵禦通貨膨脹的對沖工具。事實上,除了有足夠多的人相信黃金敘事以外,黃金沒有任何獨特或特殊之處。其他包含,藝術品、汽車、郵票和許多其他「收藏品」也可以被視為價值儲藏,人們之所以要「儲藏」,原因之一是他們需要擁有物資作為實體存在和稀缺性確認的證據。在區塊鏈誕生之前,「實物」投資似乎是人們唯一的價值儲藏手段。

但是在數據世界中長大的新一代人都知道,即使沒有擁有實體,他們也知道什麼東西有價值。譬如說音樂,過去被刻錄在 CD 上,但現在上網就能收聽,這些音樂依然是有價值的。這一代人知道,相比於傳統的、看得見、摸得著或感覺可用(STFU)的實物,智能合約以及他們所反映的數字商品或加密資產才是更好的投資。庫班以他自己搜集棒球卡或郵票為例,你必須非常小心地保存這些實物,還需要保護它們並使其安全。當您要出售郵票或卡片時,需要將實物交付給購買者,而在運輸過程中也會存在相當大的風險。在很多行業裡,這些牽涉到人對人交易,因此傳統系統中存在著各種風險和成本。所有這些都是非常昂貴的、費時,而且惱人的。

而現在透過區塊鏈進行數字商品分配、存儲和維護的智能化管理,沒有任何一方能壟斷交易,同時礦工競相確認交易,因此,如今由區塊鏈驅動的資產已合法地成為了價值存儲最好的工具。當然,這裏並不是說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市場是完美的,事實也並非如此,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市場與股票和實物商品市場一樣,可能會受到敘事影響,這些敘事有些是正確的,有些也可能是不正確的。但最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和交易者認為,因為沒有中心化權力機構,年輕的投資者和交易者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獲得回報,而且無需政府機構或大企業支持。他們喜歡自己做主的感覺。

那麼,這又跟 Wall Street Bets (WSB)和遊戲驛站(GME:GameStop)這一系列事件有什麼關係呢?很明顯,WSB 交易者們正在將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世界裡相同的投資原理應用於股票市場,這就是老派投資人和交易者討厭他們的原因。

雖然華爾街已經存在上百年,本質上並沒有太大變化。即使,華爾街在很多方面已經實現了數位化,但是基本遊戲規則並沒有改變。這種趨勢讓老派投資人和交易者學習變慢,並且難以適應市場變化,無法與時俱進。顯然,他們沒有意識到周圍一切已經發生巨變了!當「點對點」的集體合作的越多,華爾街的權力就會越小。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者們如今知道,龐大的華爾街已經變得緩慢、陳舊並開始陷入困境,對抗華爾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

總結來看,股票只是價值的一種存儲形式,與過去歷史上出現過的其他價值存儲一樣,後一代價值存儲總是勝過前一代。權力越分散,集體合作產生的力量就越大,一種New Money正在形成。「價值儲藏世代」(Store of Value Generation)在金融領域找到了一種特殊的凝聚力,他們期待打破那些對價值存儲形成絆腳石的老派系統,讓真正理解他們的人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現在的世界正在由Old Money走向New Money,你感受到了嗎?跟大家聊聊。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