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談組合⎪那些年,賣爆的基金 — 荷銀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

前幾集的節目當中我們談了「南非幣」計價基金,說實在的,我是以懊悔的心情來談這種類型的基金。但好像大家很愛聽後悔的故事,讓我想到,乾脆做一個認錯系列好了。「我們一起賣爆的基金,與他們的起源」從過去的失敗當中,希望未來投資人,不要再重蹈覆轍。只能說當年我也只是剛剛大學畢業的「菜雞」,人家賣什麼,我們就跟著賣,只能說是個「蠢」字。今天我們來談談2006年的「荷銀全球新興市場債」先讓我交代一下,事件的時間序列:

2006年8月實施的「境外基金總代理制度」

2006年9月荷銀新興市場債引進台灣

2007 年4/13經理人離職

2008年12月8日併入法巴L1基金全球新興市場優選債券基金

2007 ⟪理財週刊⟫用一下這些文字專欄介紹了荷銀新興市場債。“荷銀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過去一年堪稱「債券界天王」。巴西籍基金經理人拉斐爾.卡辛(Raphael Kassin)在業界獨樹一格的操盤策略,2006年創造近30%「偏離」市場行情的高報酬率。“

回顧2006年的歷史,前十大優質債券基金中,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就占了7名;其中,荷銀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更是出類拔萃,就整年度來說,荷銀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美元計價)共揚升了28.30%;在2006年,不但超越指標指數(Benchmark),也比業界平均15%的投報率,高出一大截。為什麼荷銀新興市場債能創造高報酬,主因就在於「不按牌理出牌」的操作邏輯。荷銀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的經理人,是巴西籍Raphael Kassin,卡辛跟我們熟悉、想像中的基金經理人不太一樣,他精力充沛,講話聲音宏亮、充滿抑揚頓挫,黝黑的皮膚,笑容像陽光般燦爛。他來台灣演講的時候,會場座無虛席,但身為「卡粉」也要去擠在後面探頭探腦。

Kassin個人色彩鮮明,一般債券基金經理人,會把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按照參考指標,也就是Benchmark、配置在俄羅斯、巴西及中國。但是,卡辛卻不甩參考指標,他強調,投資新興債市也要有打破「指數投資」迷思的企圖心,必須深入研究各國基本面,抱持在垃圾堆裡找黃金的精神,專挑基本面改善的便宜貨策略下,「集中持股下重倉」。大舉佈局阿根廷、委內瑞拉及印尼為其投資組合前三大投資標的。

集中持股下重倉

所謂的「重倉」,到底是下多重呢?2006年九月,他持有32.5%的阿根廷債券、20.6%的委內瑞拉債券,亞洲的印尼債券部位也達14.5%。換句話說,光這三個國家的佈局,就佔了整個投資組合的66%。這個投資策略大為成功,2006年一年的報酬率是28.3%。而且過去五年來績效稱霸同類型基金,更同時獲得標準普爾(S&P)、晨星(Morningstar)兩家公司都給了五顆星的評等。

回到當時的時空,2006年台灣投資人其實對債券基金是很陌生的,之前台灣有的債券基金,雖然名字叫債券基金,但以現在的眼光來說,應該可以叫做貨幣基金。因為幾乎是只漲不跌的,就算漲跌幅度也很小,怎麼會有一檔債券基金,可以漲30%?這麼神,2006年9月境外基金總代理制實施之後,台灣正式開賣,立即在市場上引爆搶購。

經理人風險

有趣的是,在一開始我們引用了⟪理財週刊⟫的報導片段當作開頭,報導的日期是4/19日,但其實,4/13日卡辛就已經從荷銀離開,被瑞士信貸高薪挖角了。卡辛一離開,整個荷銀新興債就好像中邪了,開始急劇下跌,人家跌他也跌,人家漲他也跌。半年的時間,跌掉了將近一成。投資人第一次感受到恐慌。哎呀,只能說還好,當時身為菜雞,就算想多賣一點,客人也不是什麼大客戶,損失都還不是很大。當時其他的超業大哥、大姐們,那殺傷力就強大了。客戶對債券基金的錯覺加上之前銷售過於樂觀,荷銀的品牌,風光沒多久,就在這個產品之後,被各銀行「封殺」,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2008年基金正式併入了法巴集團。

事實上,卡辛介入阿根廷的時間,可說非常巧妙。從 1820 年開始,阿根廷政府的外債一共違約過 8 次。雖然阿根廷並不是歷史上賴帳次數最多的政府 (厄瓜多和委內瑞拉就各有 10 次違約) ,但是也算得上是經典了。2001年阿根廷在兩周內任命了五位總統,同時宣布債務違約,暫停支付價值950億美元債券的本金及利息。卡辛接管新興債的時間,剛好在阿根廷債務重整之後,償債能力正在好轉的時期,加上,新興市場國家的體質好轉以及原物料的需求及價格正在快速上升,這種種,都讓卡辛操盤期間的績效非常驚人。但成也經理人、敗也經理人,經理人不按牌理出牌,當運氣用完的那一天,投資人也就跟著遭殃了,甚至一個基金品牌也跟著覆滅。

你可能會想,「好歹你也念過書,怎麼不會仔細研究?」對啊,但當時菜雞眼裡的外商基金公司的通路代表,頭銜都是什麼「副總裁」、「資深總監」,聽了高大尚的稱號。加上人家是外商。我第一次聽說基金通路代表,一年領四、五百萬獎金就是這時候,只能是羨慕啊,羨慕得不得了。加上人家口才又好,講市場頭頭是道,什麼信用利差,債券評級、償債能力都是第一次聽說,再加上績效擺在眼前,你看,就栽了。唉。

讓我想到今年,阿根廷需要支付387億美元的利息和本金。阿根廷的總債務高達3110億美元,包括來自IMF貸款,以及投資人持有的美元債券和本地貨幣借款。似乎,新任總統又想再來賴帳一次,可能為肺癌疫情後岌岌可危的新興市場主權債券,再添一隻黑天鵝。

好啦,這就是本週認錯系列的內容。不對,這就是今天比爾的財經廚房想要提供給你的,讓我們一起輕鬆活好每一天,我們下次見。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