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幣圈的氣氛真是兩樣情。一方面是NFT在台灣大熱,周杰倫熊之後、藝人陳09、插畫家洋蔥,都相繼推出NFT,價格也炒得很高,市場非常熱鬧。另一面傳統幣市,可說是門前冷落車馬稀。在幣區素有「反指標」之稱的專欄作家:狂人。日前在文章中寫下:「市場走勢令人絕望,能存活下來的都是久經沙場的老韭菜,新人應該多數人都絕望離場了……賺錢效應很差,虧錢效應十足,漲漲跌跌本來也是市場裡的一部分,不經歷回調,又何來的陽光呢?比特幣如果把這個大平台漏掉,那麼將會進入 3 萬美元的大箱體……但短期 40000 平台還會撐住,這種走勢非常噁心和磨人…… 」依據反指標的解讀,大概率比特幣40000是守不住,哈。但是前面情緒的表現倒是十分深刻真實。在市場混屯不明的情況下,穩健的做法就是分批的定期定額投入。但有更多人會因為害怕而離開市場,其實保守的作法是保留更多的現金,但同時還能賺取穩定的收益。今天我們就來談談如何用DeFi放大你的壓歲錢。

姪兒們的壓歲錢

我最近特別花了點時間回到Defi的領域做功課,除了市場的因素,另一個改變是2021年8月20日起,所有幣安的新用戶須完成中級認證,才能使用幣安平臺各類產品和服務,包括數字貨幣充值、交易和提現。尚未完成中級認證的老用戶,賬戶會被暫時切換至「只允許提現」模式,用戶將只能進行提現、撤單、贖回、平倉操作。完成中級認證後,才可恢復使用幣安平臺的各項服務。這主要也是幣安以及多數交易所越來越重視的「用戶身份認證(KYC)」審查及反洗錢工作。目的在保護用戶,打擊金融犯罪。當然立意是良善的,應該予以支持。只是去年給我家姪兒姪女們的壓歲錢,就是入到幣安的,由於他們都未滿18歲,因此無法完成中級認證,換句話說今年的紅包不能再發到幣安了,也不能再使用理財服務,他們一年6%的幣安寶,「啪!沒了!」

加密資產的鑰匙:數位錢包

所幸加密貨幣的發展快速而且應用非常多元,沒有中心化的交易所可以讓姪兒們的紅包錢有利息可以領,我們還是有去中心化的金融可以每年創造 6%以上的報酬率。具體該怎麼操作呢?首先,最重要的觀念就是需要安裝你的加密貨幣錢包。事實上,幣圈真正的老韭菜是不信任中心化交易所的。原因很簡單,中心化交易所樹大招風常常引來駭客攻擊,也可能會導致損失。最有名的案例就是Mt.Gox門頭溝交易所破產事件,官司一路纏訟至今。也因此幣圈裡也有一句老話提醒大家:「Not Your Keys, Not Your Coins.」。意思也就是說,如果你沒有保管自己的私鑰,你就不算真正的擁有加密貨幣。而當我們把加密貨幣存放在中心化交易所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把私鑰交給交易所了,你看到的只是交易所網頁給你的一串數字。

與存放實際現金的普通錢包不同,區塊鏈中的加密貨幣錢包,實際上不直接存儲加密資產,而是透過私鑰訪問儲存在區塊鏈上的加密資產。擁有私鑰才能證明自己擁有對應的加密貨幣,並允許進行交易。丟了私鑰,將無法動用資金,這就是為什麼保管私鑰非常重要的原因。

關於保護好自己的錢包,有幾個關鍵,分別是密碼以及「助記詞」,這兩個元素關係著你錢包內資金的安全。加密貨幣的私鑰是由一連串有英文字母、數字、符號組合而成的。而為了避免抄寫錯誤,創建錢包的時候,方便記憶、抄寫,因此密碼學將這一串私鑰轉換成「助記詞」。助記詞通常是12個簡單的英文單字,是私鑰的另一種表現形式,目的是為了幫助用戶記憶、記錄複雜的私鑰。保管助記詞最好的方式就是抄寫在筆記本、紙等物理介質上,並存放在保險箱、安全的地方。

我打算讓姪兒、姪女們自己在手機上安裝加密貨幣錢包,即使是使用爸媽的手機,也可以登入不同的帳號,只要輸入密碼就可以登入。但是註記詞則需要小朋友們自己保管好,記在自己的小本本裡,特別提醒,這個助記詞丟掉了,可能換手機、換電腦錢包找不回來。由此,也是要讓孩子們養成保管自己財產的習慣,自己對自己的錢負責,爸媽也幫不上忙。

Slope Wallet

市場上最流行的加密貨幣錢包是MetaMask,狐狸錢包。狐狸錢包非常好用,網路上可以找到很多相關的介紹。但因為放的錢多,我本人並不在手機上使用狐狸錢包,許多人因為NFT熱潮常常授權很多網站,這導致了很多資安的危機,在手機上頻繁的使用錢包其實是危險的舉動。最安全的做法是利用冷錢包,例如:Ledger冷錢包,他長相就像是一個USB隨身碟。私鑰儲存於硬體中,只有在收發加密貨幣時才連到電腦與網路,並且有實體按鈕,要使用者授權,可以大幅降低資金被駭客盜走的風險。

給兒童們的錢包,我選擇Slope錢包(https://diamondseas.app.link/7DrMxSANWmb),Solpe錢包是Solana生態的成員,使用Slope錢包可以我們讓很輕鬆的進入Solana各種服務。但使用安全仍然需要留意,因此我也就是發個100美元的紅包給他們而已。為什麼我使用Slope錢包而不使用狐狸錢包呢?這是因為狐狸錢包並不支援Solana,而狐狸錢包支援的以太坊在Defi服務的交易成本太高,紅包這種小錢丟進去,可能利息還不夠扣gas fee。Solana生態另一個知名的錢包是Phantom,但因為他沒有手機版,因此我暫時略過。Slope錢包的介面設計得不錯,應該很容易上手,安裝之後,從FTX發送USDC還有約當幾塊美元的SOL過來就可以了,選擇SOL網路提領是免費的。而SOL的用途是為了當gas使用的。

Tulip(鬱金香)收益聚合器

順利登入Slope錢包之後,在瀏覽器的頁面尋找:Tulip,同時把它設為我的最愛。Tulip(鬱金香)收益聚合器可能是我目前在Solana 生態系中看過,Defi收益最多元的項目,一站就可以同時比較三個項目的Defi收益。我主要今天跟大家介紹Lending (借貸)這個功能。只需要將資產(USDC、USDT、ORCA、SAMO 等)存入 Tulip 的 Lending(借貸) 頁面,就可以獲得相當高的報酬率。舉例來說: 如果在 Tulip 上存入 USDC 和 USDT,分別獲得 7.14% 和 6.32% 的 年化報酬率。當然隨著市場變化,這個數字也是浮動的。

最近的投資市場不太平靜,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日前在提名聽證會表示,預估通膨壓力將持續到今年年中,今年晚些時候將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這樣的發言讓市場感覺聯準會政策態度更加的鷹派,對股票市場以及幣圈都造成很大的衝擊。鮑爾表示,勞動力市場正快速恢復,美國經濟不再需要高度寬鬆政策,預估通膨壓力將持續到今年年中,當前聯準會重點是處理通膨,而不是促進更多的就業增長或防止疫情帶來的衰退。若有必要,聯準會將在更長的時間內更多次升息。與 2007–2009 年經濟衰退後相比,聯準會計劃比上一輪週期更早、更快地縮表。鮑爾表示:「在某個時候,也許在今年晚些時候,我們將允許縮減 8.77 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而這正是政策正常化的道路。」那麼,如果你害怕市場震盪,此時能做什麼呢?

小白進幣圈第一步

許多朋友跟我聊天的時候總是難免會問到,「我想要買幣,到底是買什麼幣好?」我統一的答案都會是「先放個美元存款」。當然我這裡講的美元是美元穩定幣,而且這個「存款」,並不是銀行存款,也沒有存款保險,他其實是交易所提供的理財工具,只是形式很像銀行的存款。也就是當你開好加密貨幣交易所之後,第一步,不是買比特幣,也不是買以太幣,而是先買美元穩定幣,然後開始領利息。一直等到你習慣各幣種的波動之後,才開始進場。

為什麼要先買穩定幣而不是直接就買比特幣呢?原因是,多數小白都是看到新聞或是最近周董的周杰倫熊,才知道有NFT這東西,然後才想買以太幣來入場NFT,這種時候通常是市場熱度很高的時候,當然在我們錄製這集節目的時候,因為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可能有大的變動,因此即使幣價相對於去年11月已經是有很大的修正,進場相對安全,但是仍然很難說已經是落底了,畢竟聯準會現在只是放消息,真正的措施還沒宣布,就好像「靴子還沒落地」,真正宣布開始縮減購債或升息,才是利空出盡,屆時進場相對安全。當然此時定期定額分批投入永遠會是一個安全的做法。

三個好用的存款理財

類似定存的工具我提供三個給大家。首先是「幣安寶」,幣安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我使用它的時間也最長,如果你是用網路搜尋,請確保你搜到的網址是正確的(https://www.binance.com/)。幣安的理財產品非常多元,其中「幣安寶」是個非常簡單的理財工具,被幣安歸類在「保本型」的產品當中。用戶可以將閒置的加密資產借給幣安保證金並獲取報酬。幣安寶活期就像加密貨幣儲蓄帳戶,只要將持有的加密貨幣放入這個產品即可開始賺取利息。更好的是幣安寶的彈性很高,讓您可以隨時贖回本金。提現出金後,收到的總金額將包含即時入帳的日利息收益。

幣安寶活期可隨時申購及贖回。您的資金將會即時入帳。無需任何等待。利息將從申購日的隔日起算。賺到的利息在會申購兩天後開始配發。

第二個工具則是FTX交易所(https://ftx.com/)的「貸款服務」。Sam Bankman-Fried在2019年創辦FTX交易所,FTX的團隊來自華爾街的各大量化和科技公司。依據交易量來看,是全球前三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這裡的貸款指的是,你手上有虛擬貨幣,暫時沒用到,可以借出去給別人使用。只要進入『錢包』的頁面,點擊「貸款利率」,進入貸款記錄頁面選擇對應幣種,設定數量及最低利率點擊保存就可以準備貸出。當你需要把錢拿回來的時候,同樣在貸款記錄頁面下,選擇需要停止貸出的幣種,點擊『停止貸款』即可。而先前貸出的資產會在當前這1小時後停止收取利息,並在1–6小時內完成解鎖。

第三個則是由Amber Group所推出的「WhaleFin」。Amber Group 大家可能比較默生,我特別補充一下:它是全球領先的數位金融科技集團,其創始團隊均來自摩根、高盛、彭博社等華爾街頂尖投行。2021年七月宣布完成 1 億美元的 B 輪融資, 估值超過10億美元。 WhaleFin 是由 Amber Group 精心打磨推出的一體化數位資產平台,希望能幫助全球個人用戶透過使用多元化的理財、投資、交易、貸款等產品,便捷、高效、安全的管理數位財富。而WhaleFin 為用戶提供主流幣種( BTC、ETH、USDT、USD等)的定期理財產品,穩健收益、申贖便捷、而且免收服務費。不定期推出豐厚加息禮遇。主要工具分為3種:

(1)固定期限理財(Fixed tenor) :固定日期的理財產品(比如30/60/90/180/365天…等)

(2)隨心訂製理財(Customise) :用戶可自定義期限(1–365天)的理財產品

(3)活動類理財 :根據實際營運推廣需求推出的理財產品,比如新手專屬、VIP專屬等等。

理財工具獲利來源

不論是幣安、 FTX、WhaleFin其實收益來源都是很清楚的,以WhaleFin官網上的說明來看不外乎是3個主要來源,首先是:進行槓桿交易的客戶所支付的未交割倉位的隔夜資費。簡單說,也就是從其他用戶開槓桿所付出的利息來的。當投資人選購理財產品,例如幣安寶或是WhaleFin之後,系統會將這些資金借給平台的其他用戶。當其他用戶進行槓桿交易時,平台就能跟用戶收取借貸利息,而我們就能從中獲得一部分的利息報酬,由於借貸的風險是由平台吸收,投資人基本上沒有太大風險。

其次是,透過是向客戶提供超額抵押貸款獲得的利息收入,以WhaleFin舉例,由於AmberGroup有眾多的機構及企業客戶,當他們放大槓桿借貸時,便會產生借貸利息收入。而FTX也是相同的概念,借出去的資金利率,會隨著供需的變化而有所變動。舉例來說,在2021年12月初,DOGE的貸出利率,(每小時利率,年化)可以高達30%。一個月之後就只剩下0.08%。

最後一個則是,通過捕捉衍生品和現貨市場之間的利差。 也就是「期現套利」。這主要是因為,在加密貨幣市場有一種「永遠不會到期」的期貨合約,我們稱為「永續合約」。為了維持永續合約價格與現貨價格之間不要脫鉤,因此有一個非常特別的「資金費率」機制,讓沒有交割日的永續合約與現貨間的價差能夠收斂。當市場中做多情緒濃厚時,做多方需要付資金費率給做空方,依此讓使期貨價格偏離現貨價格的做多方有一個持倉的成本,反之若做空情緒濃厚則由做空方支付資金費率給做多方。因此,透過期貨與現貨的利差,可以達到低風險套利的效果。實務操作上,可以透過「期限套利」機器人來操作。而小白投資人也可以直接選擇WhaleFin的定期理財工具,無腦投資。

如果你是選擇WhaleFin的「固定期限理財」,也還是可以提前贖回,只是贖回的利率會是以2%來計算,而不是你原先的數字,當作是一個懲罰。而如果是活期的理財只要把資金轉進來,就自動享有,投資人不需要做任何動作,直接自動進行活期收益計息;每天 16:00(UTC+8)以錢包無位移資金(24 小時內無交易、理財、投資等行為的資金;以及 16:00 (UTC+8)解鎖到帳的定期理財、雙幣投資產品)為基礎,計算前一日應發放的活期理財收益。

總結來看,許多傳統金融的投資人很難理解,為什麼一個美元「存款」,這種理財產品為什麼能夠有超過6%的報酬率?只要是正當的網站,不是詐騙,這個高利率是時代給你的紅利,是加密貨幣市場獨有的時代紅利。然而,產業持續發展、技術快速迭代,這個紅利不會永遠存在。未來這個利率一定會不斷下滑,最終接近實體世界的利率。因此,當你還在半信半疑,拿一點年終獎金,換成美元穩定幣丟進來,絕對不會後悔。

比爾的財經廚房從兩年前開播以來,除了寫文章錄音以外,我一直不太懂怎麼操做社群媒體。我們每天在臉書花的時間這麼長,但是真正想要用它當作一個工具或宣傳管道的時候,就覺得相當不容易,早期的在粉絲專頁上的發文,關注的人也非常少。一直要到了2021年的10月開始,經由模仿、追蹤其他更有名的粉專,稍微能體會到底該怎麼經營粉絲專頁。角色由一個大眾,轉變為商人之後,我才知道,社交媒體的真義。作為商人,媒體真正販賣的不是內容,而是大眾的注意力,所以媒體是「注意力商人」。而一部大眾傳媒的發展史,就是媒體、廣告商和大眾的博弈史。

注意力商人

有一次,跟家人聊天,談到通膨跟印鈔票的事,我說「錢不要緊,錢都不是錢了。」媽媽不太服氣,說:「錢不要緊,那麼什麼要緊?」。我說:「每個人天生有限的東西要緊。例如:時間或是注意力。」吳修銘在《注意力商人》提到世界第一份面向普通大眾的報紙,也就是1833年創辦的《紐約太陽報》,這是第一份靠廣告商贊助維持低價營運的報紙。在《紐約太陽報》之前的報紙都定位在高端市場,每份定價6美分;而《紐約太陽報》的定價只要1美分。事實上,是廣告商,而不是讀者,在養活這份報紙,也因此報紙為了吸引讀者的注意力,不得不充斥著譁眾取寵的內容。這就是「注意力商人」的概念。在大眾傳播媒體面前,民眾有時候搞不清自己的位置,以為自己像傳統的消費者一樣是「上帝」,殊不知真正的上帝是廣告商。如果媒體是個牧羊人,民眾不是花錢買羊肉吃的人,廣告商才是媒體的顧客,而民眾的真實地位,其實是羊。

社群媒體的矛盾

社群媒體,以臉書為例,雖然名稱我們稱為媒體,但其實臉書本身並不生產內容。反而是使用者包含各大傳統媒體生產內容,為了導引流量到網站拼點閱率,也只好紛紛把內容上架到臉書上。看紙本報紙、電視的人變少了,傳統媒體獲利能力跟著下降。畢竟,傳統媒體廣告變現能力的根本在於向廣告商出售讀者的注意力。也因此臉書與傳統媒體在廣告收益上有明顯的衝突。其次,一般製造商如果想透過社群媒體來作為行銷管道,他必須透過提供知識或是資訊來培養潛在的消費者,藉由關係與信任的建立來銷售商品。然而銷售與關係建立有時候平衡點很難拿捏。最後,如果創作者想要透過持續輸出優質內容來獲得獲益,只能透過內容付費或是訂閱制。然而不論是內容付費或是訂閱制服務,都很難成為穩定長期的收入來源,無法鼓勵更多優質的創作者持續創作。

SocialFi的契機

SocialFi的基本模式就是利用NFT讓社群內容所有權代幣化,同時透過區塊鏈錢包建立數位身份,確保隱私也保證平台無法任意刪除或關停帳號。臉書為了更好的銷售廣告,一方面不斷地搜集使用者的資訊,另一方面對於媒體或是商家發文的觸及率也利用各種手段加以控制,不購買廣告很難提高粉絲的觸及率。這些舉措都讓使用者變現能力受到臉書中心化的限制。針對產品變現與廣告變現的問題,SocialFi建立了一種全新的「影響力經濟」,舉例來說:讓閱讀文章與互動本身時間的消耗就成為獎勵的對象。臉書也好、IG也好,其實就是希望不斷「吸眼球」,你的注意力以及時間其實被大量的綁定在app當中,而這也形成了社群媒體經營及融資能力的指標。和現實一樣,時間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最公平的,但同樣的時間會創造不同的價值。然而這些時間的價值應該要將利潤回饋給使用者,而不是只能落入機構手中。當然另一種方式是有夠多人關注你,或是你貼的文章獲得的讚數,也能獲得獎勵。以近期我實際參與測試的一個SocialFi項目⟪MetaTime⟫為例,MetaTime導入TIME-billing-while-reading模式。透過代幣$TIME來衡量用戶在這個社群媒體中的閱讀成本,並且利用智能合約讓每個人的閱讀所產生的$TIME去到指定的地方:包含:內容創作者、$TIME質押用戶和 DAO。整體 $TIME代幣總量將達一萬兆顆。如此,你在社群媒體上所消耗的注意力將獲得獎勵與補償。
其次,Metatime中的數位身份不需要註冊帳號,而是以公鏈地址+唯一暱稱+NFT頭像。Metatime的開發團隊是 DSG,成立於2021年10月。目前已經在Defi領域有足夠的基礎設施與運作實務經驗累積。透過DSG用戶可以完全擁有自己的數字身份和鏈上生活。目前就已經可以依此建立一套公平的內容閱讀和創作規則。未來Metatime還將繼續朝向內容即資產、基於 Web3 的社會聲譽系統以及將更多對同一主題感興趣的人聚集在一起的部落系統努力。

MetaTime的代幣經濟模型

社群軟體產品比其他項目更複雜,因為它們涉及:代幣的功能劃分、不扭曲用戶行為的可持續激勵設計、代幣的分配等。普通的單一代幣模型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因此,Metatime 採用了雙代幣模型,分為$TIME:作為消費代幣和治理代幣。另外,$MATTER 作為激勵代幣和功能代幣。比如前面提到的內容資產、社會聲譽、部落系統等功能都需要MATTER來解鎖。
$TIME的分配規則是: 5%用於空投、10%質押獎勵、15%用於流動性挖礦,其餘的70%則是由$DSG兌換。這也是比例最大的部分。我在文稿當中放了一張$DSG兌換$TIME的模型:

元旦初始,我就接觸到一個號稱能夠以「line 挖礦」的訊息,這個挖礦計畫是真是假呢?事實上,幣圈進步速度飛快,挖礦是以比特幣為首的 POW 工作量證明的設計。他能耗高、成本貴。這是挖礦的獲利來源。而技術一定會讓成本不斷下降,以太坊也即將要由POW過渡為POS 權益證明ETH2.0,因此現在還以「挖礦」為獲利號召,應該這個項目是完全沒希望的。不是它完全狀況外,就是詐騙。那麼,2022年的新賽道會是什麼呢?或許DAO, 會是一個重點關注的方向。那麼,什麼是DAO?如果將智能合約比喻成一台你把硬幣投進去就能得到一杯咖啡的自動販賣機,那麼DAO就是擁有這台販賣機並且為他補充咖啡豆的公司,而且收益將會再投資到新機器上。把好幾份不同功能的智能合約結合起來創造一個事業,你就會得到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

DAO與公司的差別

我們可以用一個簡單的小事來理解,DAO與股份有限公司的差異。例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何時可以表達意見呢?股東會的時候!一年一次。這是傳統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唯一一次表達意見的機會。而透過區塊鏈的技術,持有代幣的的投資人,可以在任何跟項目發展攸關的重要事項上,用投票的方式表達意見。舉例來說,像DAO要購買怎樣的資產,要做什麼投資等等。

在Web3.0前,企業把客戶鎖在自己的花園裡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讓客戶離不開你,我們也常說「客戶是最重要的資產」。但這個說法隱含著,把客戶當成一種「資源」,我們要好好「開發」的概念。Web 3.0的使用者資訊全部都在鏈上,任何人都可以查閱,等於是花園的圍牆是不存在的。企業變成社群,使用者與經營團隊是在共同經營社群。如果企業背棄使用者的價值,使用者會發揮力量制裁企業。舉例來說:Opensea是目前最大的NFT交易市集,市佔率超過9成。某種程度NFT的爆發,帶動了Opensea企業的成長。然而,最近Opensea的CFO卻發表言論表示:「當你的公司發展如此快速,不考慮IPO是愚蠢的」,這句話放在任何一家Web 2.0的企業身上都是沒問題的。但是IPO也就表示,風險投資機構VC或是機構投資人將會在過程中吃肉,使用者在Opensea成長的過程中花了真金白銀,出了力,IPO就只能喝湯,甚至成了被割的韭菜。Opensea的舉動觸怒了社群,The OpenDao在2021年聖誕節發起了$SOS(Save OpenSea)的空投,凡是有在Opensea上消耗過手續費的人都可以按比例領到代幣。目前已經有超過8成的Opensea使用者,領取了代幣。而$SOS在兩天之內漲幅就超過了10倍。這無疑是對Opensea的警鐘,提醒企業過去依靠使用者推高公司的市值,而在上市時卻只顧著資本的利益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你不再能隨意擺佈使用者,使用者跟資本將可以平起平坐。企業在壯大的過程中,必須要同時考量資本與社群的利益平衡。換句話說「以客為尊」將不再是口號,使用者將真正成為老闆。

當然這麼聽來,搞Web3.0的企業很麻煩,以後不是老闆一人說了算。確實,就好像即便現在營業額到一定數字的公司都可以上市,但還是有很多企業選擇不上市,尤其是家族企業。因此未來也不是所有的企業都會以DAO的形式經營,但以「社群為核心」的企業會在未來的商業世界中,佔有一席之地。

元宇宙的治理

同樣的場景我們搬進元宇宙,中心化的企業與去中心化的社群將會互相競爭元宇宙的領導地位。中心化的企業有他的優勢,例如:決策行動迅速、領導階層的意志能夠貫徹、資源整合效率更好。相對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所有的參與者利益是共同綁定的,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更願意為了利益最大化而集體行動。未來元宇宙的治理方案會是中心化的?還是去中心化的?現在我們還猜不準。但是我們大概能夠確定在元宇宙發展的初期,就會如同區塊鏈有許多公鏈一般,不同的鏈會形成不同的生態,彼此是相互隔絕、獨立的。這種割裂的孤島,顯然不利於整體產業的發展,也因此各種「跨鏈」的協議會產生,將孤島縫補在一起。不同的元宇宙之間,也會有各種「橋」,將宇宙相連。就好像索爾老家的彩虹橋是阿斯加德通向外界的一個通道。海姆達爾這位守門人手中的彩虹之劍,具備著傳送到九界的神秘力量。

即使你未來可以在不同的元宇宙中穿梭,我想你還是會希望有一個「家」。這個家,我們用比較遊戲的術語來說像是「公會」,我們知道在過去網路遊戲當中,玩家們會組成公會,透過公會玩家擁有一個可以互相交流學習的空間,也可以在挑戰難度較高的敵人時組織團隊,增加成功的機會,還有一些其他附屬的優勢。公會一般是由遊戲中的玩家所組成。大型公會還可能會有分會,因為遊戲中一般公會的會員是有限制的,如果超過這個限制,只能裁減人員或者分流出部分會員。依不同遊戲中的設定不同,有的遊戲中的公會也被稱為「家族」、「同盟」、「軍團」等。

這種公會組織在DAO之下,將能夠有效率的統合會員間的意見,加速DAO的決策速度。

如果想要判斷一個DAO是不是真的有心要發展元宇宙的生態,你可能要先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在元宇宙當中有一塊地盤。舉例來說:元宇宙當中的地皮也相當昂貴,The SansBox中一塊普通的地皮都要超過台幣30萬,現實生活中的房子買不起,以後可能連在元宇宙中的虛擬土地也買不起。但我們可以依附在公會當中,公會有發展的話,我們也能有一個家。在文稿當中,我放了一張The SandBox的地圖。在The SandBox當中,我們可以發現訴求「精英俱樂部」的台灣 FOMO Dog Club就買了一塊3x3的地皮。FOMO Dog Club已經宣佈將攜手來自台灣的專業辦公室設計工程公司 iDA Workplace 打造一個全新的體驗空間。除了FOMO Dog,這個區塊還聚集著許多有發展潛力的「公會」或是DAO。例如在畫面上方的YGG,就是國際知名鏈遊Axie infinity的公會組織,旁邊則是我非常關注的「藍籌NFT-ETF」HeadDAO的6x6的地皮。HeadDAO透過多簽錢包在金庫中保管著全球頂級的NFT,擁有HeadDAO的頭像,你也就擁有了對於DAO的這些資產與未來投資方向的表決權,等於是一檔NFT的ETF。擁有這些項目的NFT你除了能獲得進入這些項目的門票以外,未來還能在元宇宙中與社群成員交流,掌握元宇宙獲利契機。稍微在幣圈有一點經驗的比友們就應該會知道,幣圈的資訊非常龐雜,資訊量非常多,而且伴隨著大量的虛假訊息,單打獨鬥在未來將變得非常的辛苦。也因此找到適合你自己的DAO將有助於你在元宇宙中的生存,相對也就提高了你獲利的機會。

從微觀的角度來看,DAO就是一群有共識的使用者組織而成的社群,至少在一起破關打任務的時候,是有一定程度的好處,挑到一個跟你興趣相合的DAO會是你進到元宇宙的第一步。宏觀來看,DAO的演進還在非常早期,但是方向的進展令人相當期待。先前我們說過DAO可能是人類組織型態的一場革命。17世紀股份有限公司釋放了群眾的資本,促成了大航海時代的來臨。DAO則進一步釋放了「客戶」的角色,客戶不單純是企業服務的使用者,他還可能是企業的治理者,以及企業獲利最終的受益人,這將會是人類的商業歷史的新扉頁。

區塊鏈遊戲打著邊玩邊賺(P2E)的旗號,讓許多玩家趨之若鶩,然而許多遊戲爆發卻如同煙火一樣,只有一時的燦爛,然後迅速的崩壞。早期玩家迅速賺飽離場,後期新手玩家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已經成了被收割的對象,留下一地雞毛。這個時候,討論區的網友們,有的會說:「GameFi就是個資金盤,賺了就要敢緊走」。多數則認爲:「 項目方割韭菜了,塊陶啊~」少數則會理性的分析,遊戲代幣崩盤的原因。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名詞Tokenomic 「代幣經濟」。在傳統經濟學當中,經濟學家也經常使用貨幣供給數據來監控貨幣的發行。最常見的數據就是 M1、M2 。M1 是衡量最具流動性的貨幣,M2 是流動性較差的貨幣。這些數字有助於監控貨幣供給。那麼難道在區塊鏈遊戲當中,也有M1或是M2嗎?

什麼是代幣Token?

代幣是加密貨幣的計算單位,表彰特定資產或代表區塊鏈上的特定用途。先前在美國聽證會上,礦業機構Bitfury執行長Brian P.Brooks,針對Web 3.0有了一個很精闢的解釋,他說:「Web3.0最大的創新之處在於,賦予用戶真正擁有互聯網的能力,加密貨幣背後代表的也正是這個意義。代幣代表的是底層網路的一部份所有權。」建立在區塊鏈上的加密貨幣或是代幣都有一套預先設定好、經由算法創建的發行時間表。這也就表示我們可以相當準確地預測某個特定日期將有多少代幣被創造出來。而代幣經濟學,最基本的邏輯還是跟經濟學一樣,就是「供給」跟「需求」。儘管大多數加密資產仍然可以更改發行時間表,但通常需要很多人的同意,實施也起來也就相當困難。代幣的擁有者因此有了一種安全感,他們認為相對於政府不可控的印鈔,他們手上的代幣相對是可靠的。舉例來說:比特幣將只會生產2100萬顆,預估在 2140 年左右就會全部被挖出來。在此之前,大約每四年,比特幣透過挖礦創造的數量將減少一半,這就是比特幣減半。目的在創造經濟學家所說的供給的稀缺性,當供給短缺而需求增加的時候,價格便容易上漲。雖然 2100 萬比特幣總供應量聽起來可能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但是在2021年的12月13日最新的數據顯示,比特幣的流通供應量已經達到1890萬顆,這也就表示在2140年前,比特幣只剩10%的供應量可挖。正是這種不平衡導致許多人將比特幣視為「數位黃金」。

除了先天控制代幣的供應數量之外,某些項目還制定了規則,符合條件的特定數量代幣將被燒毀。當中最具代表性的,應該屬於以太坊的倫敦升級。以太坊倫敦升級後,以太坊網路會根據交易需求和區塊大小動態調整每筆交易的BaseFee,而這部分的費用將直接燃燒銷毀,直接減少代幣的供給流通。據Ultrasound數據顯示,截止目前,以太坊網路總共銷毀116萬8041.06枚ETH。銷毀通常與運營費用有關,因此資產使用得越多,代幣銷毀的速度就越快。

常見的代幣經濟模式

了解了代幣的供給跟需求之後,代幣經濟學最重要的就是試圖去了解加密貨幣最終將如何被使用。正在構建的平台或服務的使用與代幣之間有怎樣的連動關係?如果平台的服務會使用到,源源不斷成長的業務將需要購買和使用代幣,最終將有助於提高價格。如果沒有,代幣則沒有任何的實質價值。

常見的代幣經濟模式,可能是初入幣圈的小白,除了在自己的錢包「屯幣」以外,緊接著要學習的。

Staking 應該是代幣經濟中最值得注意的主題之一。當我們把代幣存儲在錢包中並且質押,我們可以拿到一部分的質押獎勵。獎勵高低在不同的項目當中也不盡相同。早期我開始參與質押,是從FTX交易所的代幣FTT開始的,因為質押之後可以減免交易手續費。透過質押,可以減少代幣在外流通的數量,進而達到維持幣價的效果,過程中,參與質押的持幣者還有類似利息的獎勵。對想要長期持幣的人來說,是不無小補的收益來源。事實上這些利息並不是最重要的,重點還是項目發展的成果好不好?事實上由於我早期就參與了FTT代幣的質押,結果沒想到FTT漲了十倍之多。

其次,「交易轉帳」功能應該也是所有買過NFT人都體驗過的,也就是因為買賣產生價值的移轉。透過區塊鏈,NFT的持有者可以輕易完成「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以太坊早年的ICO風潮,也已經成功證明項目可以使用代幣來交換價值和創造價值,利用代幣ICO籌募資金以及啟動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app。

GameFi與代幣經濟

當區塊鏈跟遊戲結合之後,代幣經濟又蹦出新玩法。遊戲與加密貨幣結合後的GameFi,當中的代幣經濟自然成為了遊戲經濟與獎勵體系的一環。同時由於NFT的加入,玩家在遊戲資產上終於擁有了完整的所有權和交易權,交易也更加簡便。在傳統遊戲中,遊戲公司的設計師幾乎等同於是上帝的角色,遊戲中的故事情節、場景路線都是由設計師一手掌握。另一方面他還控制著釋放和回收遊戲資源的權力。在購物季的時候,為了刺激玩家入金打遊戲,會提供特殊的寶物讓玩家競相爭取,無形中遊戲的流量跟收入都會提升。傳統遊戲強大的中心化手段,可以控制遊戲資源,在盡可能短的時間之內榨取出玩家的資金;另一方面,遊戲公司也剝奪了玩家對自己資產的所有權,隨意關停帳號或關閉伺服器的情況並不少見。可見在傳統遊戲當中,遊戲公司對待玩家並不是把他們當作是夥伴或是客戶,而只是當作資源,要盡可能地在最短時間內榨出利潤。

在Gamefi 中的代幣經濟學顯然又比一般區塊鏈的代幣經濟學要複雜許多。GameFi 項目當中有兩種常見的代幣發行模式。也就是單一代幣模式與雙代幣模式。所謂單一代幣模式,也就是遊戲內經濟和二級市場採用同一種貨幣,經由購買獲得遊戲代幣的玩家可以進入遊戲,同時一邊玩遊戲一邊賺錢。雙代幣模式通常將遊戲幣分為遊戲代幣和治理代幣。遊戲代幣是對日常任務、遊戲戰鬥等基本玩家行為的獎勵來源,通常發行量是無限的,作用就僅限於遊戲當中,但也能換成真的錢;治理代幣則主要用於激勵玩家對社區治理權利和長期承諾,數量通常有限。

單一代幣模式的好處在於方便了玩家交易,遊戲內資金的流動快速,可以快速的刺激玩家因為有利可圖而參與遊戲。但是,單一代幣與法定貨幣之間的直接交易增加了二級市場對遊戲內經濟體系的影響。當玩家大量購買遊戲代幣並鎖定不賣的時候,貨幣價值和玩家利潤都會快速上升。但是,這不利於吸引新玩家跟上老玩家的升級速度,造成巨大的不平等,影響新玩家的進入意願。相反的,當代幣被大量出售並貶值時,玩家會因收益下降而失去繼續玩下去的動力,加速了遊戲道具的出售,使遊戲陷入死亡螺旋。

雙代幣模式則可以降低二級市場對遊戲的影響,增加遊戲內經濟系統的穩定性。經濟機制在遊戲運行時也比較容易調整。在雙代幣模式的遊戲中,遊戲代幣的價值只能影響特定資源,可能會影響玩家在某些任務中的收益,但不會導致系統崩潰。其次是貨幣匯率有調整的可能。當一種代幣的價格出現明顯下跌,遊戲項目方可以透過遊戲內的激勵與獎勵,增強玩家的使用或增加消耗,這樣代幣的價值就會上升,玩家的信心就會增加,從而可以延續遊戲的壽命。由於GameFi當中,遊戲的利潤來源可能來自於NFT持續交易或是遊戲中的代幣消耗,概念上與傳統遊戲不同,玩家在GameFi世界中的角色地位,也可能與傳統遊戲中的搖錢樹有所不同。

舉例來說:Axie infinity 就屬於雙代幣模式,他有孵化寶貝用的藥水SPL,也有治理代幣AXS。即便2020 年11 月就已經上線,目前依然可以維持不錯的營運水平。然而代幣經濟設計不佳,則可能拖垮一個遊戲。另一個單一代幣遊戲CryptoMines 的平台代幣 ETERNAL,在遊戲上線短暫爆衝之後,開始崩跌。遊戲內代幣消耗不足,預售代幣解鎖造成價格下跌,令玩家更加恐慌,不可避免的進入了向下的死亡螺旋。

總結一下,代幣經濟不僅僅是“代幣”和“經濟”這兩個詞。代幣正在慢慢成為現實世界資產的數位形式。由於代幣經濟學必須應對潛在的顛覆性技術和變化,加入遊戲的生態之後更是複雜多變。然而,代幣經濟的旅程仍處於非常早期階段,及早理解,將有助於你掌握先發者的早期紅利!

前幾天臉書突然跳出我2017年12月的一篇發文,是當年以太坊上的虛擬養貓遊戲 CryptoKitties爆紅的事。我當時寫下,「養貓之後可以幹嘛?『你可以把它賣掉或是配種或是當禮物,如果是稀有品種,就可以賺錢賣掉』。我自己講完都很荒謬,但是當年在臉書種菜也同樣荒謬。」CryptoKitties採用以太坊的 ERC-721 規格,讓每一枚代幣都擁有獨立存在的 ID,這也就是我當年最早認識的非同質化代幣 (NFT)。但我並沒有買這隻貓,因為實在看不懂。當時看不懂的NFT也就是一直都看不懂,也因此錯過了CryptoPunk以及BAYC無聊猿等等爆發的項目。果真是如同江湖傳言:你永遠賺不到超出你認知範圍之外的錢,除非你靠運氣。 但是靠運氣賺到的錢,往往會靠實力虧掉。

NFT的變異

NFT的全稱是nonfungible token,一般翻譯為「非同質化代幣」。這裡的「非同質化」對應的是「同質化」,二者有什麼差別呢?假如我有一張一百元的紙鈔,你也擁有一張一百元的紙鈔,這兩張紙鈔可以被認為是相同的,我們可以互相交換,這個就是「同質化」財產。過去一段時間,我跟大多數人一樣,對NFT的認知就是一張圖或是藝術品,然後放在網路上。進階一點就是「萬物皆可NFT。」證書、房地產權狀、收藏品、遊戲道具、網域名稱、門票,還是任何具有獨特性的資產,都可以上鏈成為NFT。我的第一個NFT收藏也是由台灣藝術家張騰遠幫我製作的「鸚鵡人系列」的動畫作品。

最早期我確實也是從藝術品的角度來購入我的第一個NFT,然而NFT市場很快就出現變異。首先發生的變異是被稱為「PFP」的 NFT 。PFP代表英語「Profile for Picture」,也就是在社交網路上用作個人頭像的 NFT。代表性的作品就是CryptoPunks,由 Larva Lab 創建。他們的總共利用演算法生成了 10,000 張 24 x 24 像素不同造型的龐克,當時他們是免費贈送的,任何擁有以太坊錢包的人都可以領取。2021年爆紅的作品則非BAYC無聊猿莫屬。PFP 項目與大多數 NFT相當不同。 PFP 通常是將頭像的各部位拆解,再使用演算法把圖像組合在一起。過程中也會丟棄大量失敗的圖像。透過這種方式,它們可以被視為更大系列的一部分,而不像先前多數的 NFT,它們只是單一的數位藝術品。首次發行PFP的過程叫做Mint「鑄造」,在你點擊鑄造的當下,你根本不知道你會得到哪一個PFP。等於是將抽彩蛋的快感與創建數位頭像的樂趣融合在一起,PFP頭像NFT重塑了作品的購買和製作方式。

緊接著第二個變異在來自遊戲或GameFi。如同CryptoKitties ,Axie infinity就屬於最早爆紅的遊戲,每一隻遊戲中的寶貝都各有其特色,遊戲過程可以對戰積分,或是將寶貝們配對,生出新的寶貝,這些寶貝們也都是NFT,交易這些NFT可能會賺到錢。當然遊戲商迅速地看到這個商機,除了對戰遊戲、博弈遊戲,也將DeFi的概念運用在遊戲中,遊戲中的道具就是NFT,例如,飛船遊戲的NFT就是他的「飛船」及「工人」。這些NFT完全沒有任何蒐藏價值,他就是單純是一個遊戲經濟模型當中的道具或是代幣而已。

最後一種則是在元宇宙中的一切。這裡主要是以The SandBox為探討的主軸。The SandBox強調UGC,使用者生成內容。也因此任何使用者創造出來的物件,都將成為NFT。一位服裝設計師,就可以在元宇宙上出售他虛擬的衣服,或是潮牌鞋子,帽子,或包包等等。

社群與社群力

然而很多有才華的人其實也花了很長時間去製作他們的NFT,但是沒賣掉,或是沒有得到市場關注。這其實是藝術家們的通病,這個時候他們的反應可能是「哎呀,我的作品觀念太新了,台灣市場太保守」。又或者是「作品本來就賣不掉,因為比較適合美術館蒐藏,不適合一般藏家」。早期,藝術家們為了能夠彼此交流,或是在彼此有展覽的時候相互造勢,都會拉幫結派組織各種畫會。著名的像1990年代成立的「新樂園」、「悍圖社」等等。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其實是一種「社群」。那麼到底什麼是社群呢?首先,我先說明一下社群不是Line群。多數人對社群最大的誤解是:社群就是Line群。事實上社群跟聊天群沒有任何關係。社群的英文是community,也有社會的意思,並且更突出了社區、團體的含義。也就是說,社群必須有一個固定的、定向的人群,同時必須具有社會意義和社會價值。

傳統的組織結構大多是金字塔式的上下結構,用權力和利益連接。我們把這種傳統的組織形態稱為「硬組織」。即使區塊鏈的理想是「去中心化」,但多數運作的區塊鏈仍然是以相對比較「硬」的基金會形式運作。而社群就是軟組織,連接軟組織的不是權力和利益,而是熱愛和志同道合。人類對生活的追求,從滿足溫飽和人身安全上升為自我實現、被尊重和社交需求。從本質上來說,社群是一種組織創新,所以專業是社群必備的先決條件。同時,跟其他商業模式一樣,創新也是社群必備的重要條件,也就是說,如果一個社群沒有新知識、新思維、新觀點,那這就是一個偽社群。其次,群體要有共同感。所謂共同感就是要有共同的思想、共同的思考、共同的行為、共同的利益,沒有共同感,無異於一盤散沙,就是烏合之眾。

如果我問你為什麼要上班,或許你會說,當然是為了賺錢。但是社群卻不是這樣,成功的社群他們的回答一定是,因為熱愛。所有的公司都想做好產品,但是為什麼很多公司慢慢就不行了?就是因為他們缺乏對產品、對企業的熱愛。例如,你經銷商想要的只是利益,也就是你能不能把價錢再壓低一點,付款週期能不能再長一些。沒有熱愛會讓企業很難長久地生存下去。相對的有熱愛、有共同感,這就是「社群力」。

NFT與社群

接下來,如果你想買一個NFT,你當然還是可以單純地從你愛、你喜歡那張圖的角度進來買,這沒有任何問題,但如果你有一點點投資的想法在裡面,那麼接下來你該注意的,就不只是圖片好不好看的問題了,而是「社群力」。你購買一個NFT,必須謹慎地思考這個NFT背後的社群是不是有一個你可以認同的價值。而NFT的創作者也要思考,自己所做的項目不僅僅是一張張的圖片,也不是這個圖片未來會變成什麼遊戲的Roadmap,而是這將會是一個「社群」,你將為這個社群提供什麼價值?價值體系,我觀察主要有三個路線:首先是粉絲,舉例來說,大家是為了想要理解什麼是區塊鏈什麼是NFT,而聚在一起,互相討論,分享資訊。最後這個平台會形成一個有價值的粉絲群。其次是認知,例如:我們常常喝咖啡,然後店家告訴我們這個豆子是莊園精品豆,甚至可以進一步的說明,這個精品豆篩選的邏輯以及他烘豆的技術。我們聽了也是似懂非懂,能分得清楚什麼是精品豆的人非常少。透過不斷地教育讓消費者可以分辨精品豆,這就為消費者創造了認知。最後是價值:就是有一個明確的價值主張。以我最近觀察的兩個台灣的NFT社群,Demi-Human就很明確地希望成為對新手最友善的社群。而HeadDAO則是一個開源的IP,不論你有沒有買這個NFT,你都可以無條件地使用這些圖像,對所有人都是開放的。

總結來看,公司這種硬組織即將走到了盡頭,社群這種軟組織在未來的元宇宙中將成為主流。公司是人類偉大的發明。公司之後,人類更偉大的發明則是社群。

像素圖是什麼?像素圖有時也被稱為「點繪」(dot art)或是被人稱為「像素藝術」(pixel art)。這麼講大家可能還是覺得陌生,比較資深一點的同學可能玩過「電子雞」,就是在小小一個蛋型的螢幕上,有用黑點一格一格排出來雞的樣子,每天可以去餵他吃東西。這個如果太古老,可能大家還看過一部電影《無敵破壞王》,裡面的主角是一個脾氣暴躁的破壞王,生活在一個1980年代出品的電子遊戲《修繕王阿修》(Fix-It Felix, Jr.)中。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在遊戲中的好人公寓大搞破壞,修繕王阿修則是由玩家操作,及時來修補房屋的英雄人物。這個遊戲的風格也屬於pixel art。1980年的的遊戲之所以會以像素型態的方式呈現,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70至90年代時電腦使用的是8位元或16位元的處理器。早期的繪圖程式中,受限於處理器能運行的效能是相當有限,繪製出來的圖像就會是方格感較明顯的點陣圖。因此像素遊戲是最能節省效能的一種方案。時至今日,像素藝術似乎只存在於復古或是懷舊的情懷當中,為何他會跟元宇宙扯上關係呢?

像素NFT

這種一格一格的繪圖風格,一直持續地受到一些電玩迷以及影像藝術創作者的喜愛,但是真正讓世人震驚的事情還是,2021年的5月13日佳士得拍賣公司在拍賣會上出售9個CryptoPunk,有趣的是,CryptoPunk也是由像素藝術的風格繪製而成。CryptoPunks 也是最早期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圖像 NFT ,2017 年由手遊開發公司 Larva Lab 創建。CryptoPunks 共發行了 1 萬 個 24×24像素、8bit 樣式的不規則像素 NFT,總數固定,不會再生成新的 NFT。每個 NFT 代表不同「朋克風」的像素頭像。 創建早期,擁有以太坊錢包的用戶可以免費領取 CryptoPunks 頭像。如今,如果想蒐藏只能在 Larva Lab 和 OpenSea 等二級交易場所購買。8 月 19 日,Larva Labs 也宣佈 CryptoPunks 已經 完全將圖像的每一個元素組成都上鍊以太坊 ,用戶可在 Etherscan 上查詢 CryptoPunks 的屬性 ,包含髮型、眼鏡、鬍鬚、帽子等。

近期羅芙奧拍賣公司在台灣剛剛舉辦完首場的NFT的展覽,作品以虛擬實境的方式呈現,但又安排了實體的會場,進行一系列的講座與專人解說。現場除了CryptoPunks,也展出了同樣是Larva Labs的知名作品 Meebits。與CryptoPunks相似,Meebits也是一系列由演算法產生的角色,但他是3D體積像素(Voxel)的角色、共有2萬隻。剛剛所說體積像素(Voxel),也就是Volume、Pixel這兩個字的結合。概念上,就好比像素是平面空間中最小單位,主要用在2D電腦圖像的資料上。體積像素,則是資料在三度空間分割上的最小單位,應用於3D成像、科學資料與醫學影像等領域。

The SandBox

什麼是 Sandbox?

在我還沒接觸幣圈之前,我其實就發現當時國中的姪兒一直在玩一種方塊風格的遊戲,一邊玩一邊在堆一些方塊,然後還一直用耳機在跟同學講話,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麥塊」,世上最著名的沙盒遊戲「Minecraft 創世神」。「麥塊」同樣是透過體積像素(Voxel)來打造的虛擬世界,被視為是元宇宙遊戲世界的先驅者之一。而The Sandbox 也是一款沙盒遊戲,玩家們可以在 Sandbox 建立在區塊鏈上的世界、創造自己的物品,或者自己開發遊戲供其他人遊玩。而Sandbox 相比 Minecarft 更特別之處在於,可以將遊戲內的物品轉化為 NFT,創作者也可以在遊戲當中銷售自己的作品。

Decentraland和The Sandbox 同屬於元宇宙和沙盒。我自己也去Decentraland逛過,目前看起來比較傾向是線上派對、或是靜態的聚會場所、藝廊等。而The Sandbox 的遊戲屬性則較強。以最近釋出的Alpha 版本為例,The SandBox的人物可以跑、可以翻滾、跳躍或是跳舞,看得出來已經是在為未來遊戲的需要預作準備。

The Sandbox 講求提供玩家高度自由,主要遊戲內容都是以使用者生成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爲主。台灣著名藝術家洪司丞已經默默投入The Sandbox生成內容的創作一年以上,可以說是國內在The Sandbox內容生成最熟練而且已經有具體作品被 Alpah版所收錄的天王級人物。The Sandbox 主要透過三個要素組成,分別是 Marketplace、VoxEdit和Game Maker。其中VoxEdit可以讓玩家自己試著生成道具或是遊戲中的擺設。而Game Maker則可以讓玩家在不需要編寫程式的情況下,就利用現成的模板,安排遊戲腳本,製作出小遊戲給其他玩家參與。也因此The Sandbox 具備遊戲資產透明、玩家可以邊玩邊賺(Play to Earn)、自由探索等優勢。

The Sandbox 本來是傳統的遊戲公司,從 2018 年開始探索區塊鏈版本,因此團隊本身就具有豐富的遊戲開發和營運經驗,合作的夥伴則包括 Atari 等比較知名的遊戲開發商,並且和多個知名 IP 合作。舉例來說:Adidas近期也宣布進駐The Sanbox「買地」規模有 12X12 (144 的地塊) ,根據鄰近地塊的價格推測估計,大約價值約 178 萬美元,不過可能是以合作方式進行,創造雙贏局面。同為運動品牌的 Nike 也佈局元宇宙推出虛擬全球總部 NIKELAND,又提交了 4 個商標申請,包括 NIKE 字樣、世界知名的 NIKE 商標打勾符號及招牌標語「JUST DO IT」等等,可能也都是為了元宇宙的佈局。

NOUNS 像素迷因

The Sandbox採用體積像素的形式呈現元宇宙的樣貌,當然是不夠寫真,但這也是考量大多數人所使用的電腦在顯示卡的繪圖運算能力並不高有關,為了讓遊戲畫面順暢,能容納更多使用者,所做出的犧牲,但也無形中,再度讓「像素風」重現。有了 The Sandbox前期的探索,我們幾乎已經能判斷,為了讓我們的數位替身或是數位資產能出現在元宇宙中,最佳的設計就是採用體積像素製作,能最快的接軌元宇宙。

在眾多像素迷因當中,我特別留意到Nouns所推出的頭像NFT。Noun的中文翻譯是:名詞。我似乎很難找到更貼切的翻譯。總之你想看看什麼是Noun,你可以參考我的文稿。每個 Noun 由 5 個特徵組成:背景、身體、配飾、頭部、眼鏡。跟其他以太坊的頭像項目不同的是,它每天只會產出及拍賣一個Noun NFT,最近拍賣的價格都超過40顆ETH,然後所有資金都進入一個共享的金庫,由 Nouns NFT 持有者共同監督。這也就是Nouns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所有者可以對DAO所持有的金庫該怎麼花,提案投票。

Nouns是一個訴求開源的智慧財產權 (IP) 。它催生了像HeadDAO、SharkDAO和3D Nouns等衍生項目。而其中,我特別看好的是HeadDAO。HeadDAO的頭像與NounsDAO在視覺上並無差異,這很正常,他本來就是Nouns的衍生品,任何人都可以使用Nouns名稱和字符來創建任何東西。

有趣的是HeadDAO同樣透過發售10000枚頭像,將籌措的資金全數放入了HeadDAO社群的金庫當中,並且用於購買頂級藍籌NFT。藍籌股的概念,大家應該不陌生,類似0050的大型權值股。頂級藍籌NFT已就是國際上最知名的NFT作品,例如,HeadDAO就持有了CryptoPunk的NFT,持有了這個HeadDAO,你就等於在投資一籃子的NFT,這個概念實在太吸引人了,也因此他是我認真投資NFT的第一個項目,未來有更新的發展,我也會再跟大家匯報。

幣圈裡面有個術語叫「FOMO」,也就是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錯過機會的意思。因為整個產業高速發展,所以很多新同學都會感到非常驚恐,深怕會錯過了。我雖然接觸幣圈的時間比大家稍早,但我也必須說,很多東西我也都不懂,也都是邊走邊看,然後你會發現,那些過去你不懂的東西,只要他是好東西,有一天他重新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你就突然懂了。今天要跟大家聊聊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主要談的內容,很多是我最近看的這本新書《加密貨幣的政治與經濟》,突然發現的寶物,跟大家分享。有興趣也推薦你去找這本書來看。其實書中主要是講很多加密貨幣的歷史,如果翻著翻著也就過去了。但是我最近腦袋裡面都在想DAO,到底是什麼?然後突然在書中看到相關的故事,他不是專門在談DAO,但卻解開了我的疑惑。

智能合約

要解釋什麼是DAO,就必須先從智能合約開始。透過智能合約,當支付一筆款項,或是輸入任何資訊給以太坊某個合約帳戶,就會自動觸發某個程式語法的執行。例如:當某個條件符合的時候,會自動向支付以太幣的一方發行某種代幣。或是他可以充當買賣雙方的託管者,安全的保管以太幣,直到付款人收到貨品並且同意將款項撥發給收款人。其實不管是Yahoo拍賣或是淘寶都有類似的功能,但是他們是依靠人工來執行,而智能合約則是會自動執行。又或者,合約可以從外部數據(又稱為「預言機 Oracle」)接收天氣報告,並且向可能因為酷熱或是暴雨而遭受損失的農民支付保險費。根據以太坊的說法,智能合約的優勢在於不僅能執行更複雜的操作,還可以打造人工協議無法企及的可靠水準。並竟人類在判斷時很難做到公正,但對於演算法來說,這是再普通也不過的事了。能自我執行的智能合約是「去信任化」的,因為在區塊鏈上,大家都看得到這些合約,完全按照已經約定好的規則去執行,不會發生出人意表的事。

DAO

如果你把好幾份不同功能的智能合約結合起來創造一個事業,那麼你就會得到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如果將智能合約比喻成一台你把硬幣投進去就能得到一杯咖啡的自動販賣機,那麼DAO就是擁有這台販賣機並且為他補充咖啡豆的公司,而且收益將會再投資到新機器上。

在《白皮書》當中,V神布特林將DAO定義為智能合約技術的「邏輯擴展(Logical extension)」,而DAO是以太坊的最後階段,是執行去中介化和去中心化目標的主要工具。

布特林說過:「公司是什麼概念?不就是一群人在一套特定規則下一起工作嗎?但是,這裡出現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們真的需要人嗎?」當自動化來襲,受創最深的主要是藍領階級、紡織工、手藝匠、工廠操作員。原因很簡單,公司本質上就是資本,外加一條使命表述:「我是汽車製造商」、「我負責食物宅配」、「我協助客戶股票投資」等等。當我們把加密貨幣當作資本的前提情況下,布特林要問的是:「電腦是否可以用來『將使命表述編寫為程式代碼』,進而讓任何懷抱理想和擁有編碼技能的人,可以憑空創造出一家公司?」這或許是可行的,將智能合約加以安排,就可以執行公司的關鍵功能,例如銷售服務和工具來支付員工薪水,反正一切都儲存在區塊鏈上,也就不需要安裝軟體的伺服器了,同時組織也不會遭到破壞,因為公司的代碼將會永遠地在去中心化的紀錄上。這種運作模式很像是《魔獸世界》這種點對點的網路遊戲,不依賴任何單一核心人物就可以永久運行。

此外,DAO的一大優勢是他有可能解決眾所週知的「委託-代理」問題。也就是股東將公司的經營權委託給公司的總經理,希望能為股東創造最大利益。然而公司的總經理卻可能暗地裡中飽私囊,欺詐公司。去中心化的公司可以成為不受貪腐影響的單位,這在人為控制的系統上是無法想像的,當然一切還是不可掉以輕心,以免迸出其他的紕漏。舉例來說:一個享有壟斷自然資源權利(例如:水資源)的 DAO,就可以設計成不會哄抬價格的組織。

然而,從理論上看,布特林並不是要完全排除人類的作用。公司仍然需要雇用人員執行更有創意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萬一發現代碼有問題,公司還是會需要人在現場維護DAO軟體。

第一個 DAO

第一個DAO的項目被簡單的稱為The DAO,The DAO的設計構想是一種無領導、無員工、無國籍的風險投資基金,目的是將以太幣投資於科技新創企業。這個想像中的風險投資公司的白皮書當中,設定了無管理階層的規則,公司會自動將以太幣投資在最多代幣(ERC20)持有人所選擇的公司,而這就就代表他們實際上就是股東。如果有任何利潤也會分配給這些代幣持有者。The DAO的項目發布之後受到廣大的迴響,一個月的時間吸引了將近兩萬名買家,累計籌措了一千兩百萬枚的以太幣,當時的價值超過1.5億美元,成為史上最大的群眾募資活動,而投資對象竟然是一間由程式語言所運行的公司。某種程度The DAO大獲成功。

然而兩週之後,駭客利用以太坊和The DAO代碼當中的漏洞,劫走360萬枚以太幣,隨後不同的駭客又入侵了一次。由於自動保險裝置把關,被盜走的資金並沒有被取走。然而,以太坊一連串的補救措施也讓The DAO,受到質疑,最終崩潰瓦解。

事實上,The DAO雖然是第一個用上DAO這個名字的,但其實就定義來看,比特幣才是最早的DAO。比特幣網路允許任何人的參與,從而實現去中心化,系統按照預設的規則自動運轉而完成交易,通過工作量證明(PoW)的共識機制協調網路,使參與者達成共識,並以比特幣作為經濟激勵。

Defi+NFT+DAO

2020 年 6 月,去中心化金融DeFi借貸服務Compound 推出的流動性挖礦引爆市場。之後陸陸續續有Uniswap、Sushiswap進入市場。而Compound 流動性挖礦這類機制本身就是 DAO 的一種形式。在 Compound 之後,各種DeFi 項目發行治理代幣或賦予項目原生代幣治理權限。治理代幣的分配在一定程度上將項目的治理權移交給參與者,弱化了核心開發團隊對網路的控制權。參與者經由持有代幣或接受委託擁有管理項目的權限,而根據項目的不同,每種治理代幣的權限執行規則也不盡相同。然而,治理代幣模式只是在往理想的 DAO 的路上邁出了一步,相比由特定基金會管理的模式提高了去中心化程度,但也仍然存在爭議。例如部分項目的核心團隊成員依然掌握著大量治理代幣,導致無階層的概念名存實亡。

另一個有趣的實驗是,PleasrDAO 在今年 6 月以 1,696 枚 ETH (當時市價約是400萬美元)拍得 Doge 原始照片 NFT,然後在 Fractional 上將該 NFT 碎片化。接著,PleasrDAO 將 20% 的碎片化代幣 DOG 在 SushiSwap 的代幣銷售平臺 MISO 上拍賣,這次拍賣則總共籌集了 11,942 個 WETH (約 4500 萬美元)。看得出來這場樂高遊戲已不止局限於 DeFi 了。目前 DAO 和 DeFi 的結合重點在於 DeFi 社群的治理,而PleasrDAO引入了 NFT 元素,又可能會開發出更多玩法。例如,或許可透過 DAO 解決 NFT 評價的問題,以估價團隊和法律團隊投票的方式來計算 NFT 的公允價值,以方便 NFT 在 DeFi 中抵押計價。

總結來看,這集節目就以《加密貨幣的政治與經濟》看到的一些歷史情境,先幫大家還原DAO的發展與基礎概念。我看網友在討論什麼是DAO的時候,也是講得雲裡霧裡,連「網路上的幫派」這種定義都跑出來了。緊接著,DeFi 的爆發和 NFT 板塊的蠢蠢欲動為 DAO的進一步發展帶來更多可能性。我們或許真的是在經歷一場人類自從17世紀創造出「股份有限公司」之後,最大的組織型態革命。

金融投資要講到讓人好懂,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我發現幾位Podcast主持人都滿會講故事的,像股癌或是我們今天要開箱的這本新書《投資上癮》的作者,《投資癮》節目的主持人Wade。我想這是因為天生Podacst就只有聲音,沒有畫面,因此我們幾乎不太可能在節目中用線圖或圖片來解釋概念,也因此講講故事或講講比喻,可能是一個比較好讓人理解的方法。今天的開箱,我將從《投資上癮》挑出三個非常經典的比喻給大家,不管你是投資界的新人或是老鳥,相信都能夠從這些故事有一些啟發。

主廚上菜

Wade說:「當我們進到一間餐廳時,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去挑選主菜,這就像我們在交易市場中一樣,我們每個人對於同一支股票的看法會因為喜好而有所不同。」同樣的,在比爾的財經廚房當中我也喜歡用食材來比喻金融商品,原形的、未加工的食材,是最值得花時間去研究的。包含了股票、債券、貨幣、加密資產、房地產、黃金、大宗商品。當有了對原形食材的認識,對於經過組合搭配出來的餐點,你便更能夠理解到底該如何品嚐?

而當我們進一步地加上點調味料,這些調味料就是「槓桿」,適度的槓桿叫點綴、提味,但是加太多則會讓你像是宿醉。融資或是期貨都是常見的槓桿工具。ETF市場當中的「正2」或「反2」也都是槓桿的產品。很多人認為融資很危險,但其實多數人使用的房貸也是融資的一種,房貸的槓桿甚至比融資還高。融資你需要自備4成,而房貸可能只要自備2成。而之所以大家對房貸的槓桿感到放心,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房地產本身的波動性要比股價來得小,交易流動性也較差,無法及時反映市價,價格波動導致斷頭的風險較低。

另外,在烹調食物的過程當中,時間的把握是相當重要的。我滿喜歡在家裡煎牛排的,因此有一點點心得可以分享,例如:該如何煎出完美的三分熟牛排。重點是先放奶油,把鍋子燒得滾燙冒煙。牛排下鍋,先把一面煎十秒鐘,讓表面呈現金黃焦香(如果不是奶油,則不容易有焦香),接著翻面,你可以用以下的方法來調整你要的熟度。首先,把你的手比出一個OK的手勢,然後戳戳你大拇指下邊手掌的那塊肉,那個軟硬度就是三分熟。接著中指靠上來,再戳戳大拇指下邊,這個硬度就是五分熟。無名指靠上來,就是七分,小指靠上來,就是全熟。煎完之後,還有一個重點,需要靜置,讓肉Rest休息一下,三分鐘之後,才能切開。否則你的肉可能會爆漿,血流成河。這個過程,我們可以把它想像成「時間價值」。當選擇權或是權證,還是肥美有肉汁的時候,就是有時間價值的,而當他已經overcooked,這個肉就沒有價值了。

存錢與種樹

投資上癮提到,多數人都誤認為只要是週期長的持有就稱為投資,週期短的買賣就稱為投機。但是,如果原本一檔股票是以長期持有的角度買入,但卻在短短一年之內翻了十倍,此時投資人認為價格已經過度反應利多,而決定賣出,這個時候到底是投資還是投機呢?事實上,金融市場不外乎兩件事,一個是存錢(投資),一個是價差(投機)。長期的存錢,就像是種樹一樣,從樹苗到成長,過程中需要三元素「陽光、空氣、水」。水源很容易理解,種樹的過程中如果隨意停止灌溉,很容易樹苗會夭折的。換句話說,對於資金不足的人,投資績效並不是你的首要目標,累積資產才是。其次,金融環境隨時在改變,通常這種改變都是悄無聲息而且緩慢的,就像是空氣一樣,明明知道它很重要,但卻常常忽略他。舉例來說:民國80年的時候,郵局一年期定存利率是9.5%,而110年只剩下0.78%。利率政策的改變就是空氣環境的改變,這些改變會影響投資計畫,甚至會讓我們種下的樹苗死亡。接著,是陽光。我們可以自己選擇種子、持續灌溉以及有良好的空氣,但是我們無法控制陽光的照度,這就好像市場的行情與熱度是我們無法控制的,而是由整體金融環境與結構所決定。然而陽光可能是有週期的,早晨的陽光明亮但熱度不高,中午太陽就很大,必須適當的防曬,而下午的太陽則可能接近夕陽西下,市場可能會變冷變黑暗。了解了陽光的週期,我們或許可以學習如何未雨綢繆,為未來做準備。最後,就是耐心與信心了。許多投資人在種樹的前面幾個階段:包含,挑選種子、灌溉澆水、充足的空氣、適當的陽光,都做得很好,但卻經常提前打折出清了自己的這棵樹苗,這其實也就像老喻喻穎正所說的,提前賣出了「時間權」。長期投資的過程是艱辛的,會出現各種誘惑,也會有各種疑問,你必須要給這棵樹足夠的時間,讓時間去發揮它的魔力。

市場的水溫

股市的行情就像水的溫度一樣,股價初期會像冷水般寂靜,當開始慢慢加熱(上漲)時,會緩慢的像煮開水般溫度慢慢升高,直到預期的好消息發布,價格就會沸騰像燒滾的熱水。一般而言,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操作方式,在冷水區,需要多一點耐心等待,溫水區則要有追價的勇氣,到達熱水區的時候,交易會變得比較隨性。Wade認為,在貪婪之中保持理性,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分批買進。當他研究某隻願意投入的個股之後,會將預計投入的資金分成三份,大約分別是15%、45%、40%。在冷水區嘗試投入第一筆部位,並且依條件跟走勢將後面兩筆投入。但後續買入的兩次會觀察是否符合以下兩個條件,否則就會減碼或是退場。首先是,買入部位正在獲利中。其次是,買進價格要比前一次高。

在價格冷的時候,盡可能地去收集相關資訊,不論好壞都整理起來閱讀。同時將可能的投資標的放進自選股當中觀察。過程中,可以小比例的投入15%的資金去嘗試,避免價格突然離開了盤整區間,產生沒有參與到的心理遺憾。當股價正式突破高點時,則觀察股價是創歷史新高還是波段新高,如果是歷史新高則會將觀察時間拉長,確認趨勢沒有改變時,才會將原先設定溫水區的資金比例45%投入,此時投入的部位則來到了60%。

溫水區的退場點會由價格來判斷,停損點會設定在整體帳戶開始轉為虧損前退場。退場時,即使過程中已經花掉不少我們的機會成本,但由於本次的交易可能是失敗的,因此也不必有太多的糾結,畢竟市場的價格才是唯一正確的答案。而如果股價如預期般的推升上去,漸漸脫離成本區,不管是20%或是30%的漲幅都可以,就會來到熱水區。

熱水區的股價通常每日的震盪幅度會變大許多,此時可以觀察整體帳戶脫離成本區間多遠?假設股價真的扶搖直上不回頭,大可將剩下的40%部位去尋找其他冷水區的股票。在股價爬升的過程中,如果遇到系統性的大跌時,則可以將剩餘的40%投入。但如果在整體市場回穩之後,又再創一次新高,價格會爬升得更快,此時就只剩下賣出的動作了。至於怎麼賣都無所謂了,因為獲利空間已經拉大了。總結來看,在操作上,冷水關注時間、溫水關注價位、熱水關注數量。在心態上,冷水客觀淡定、溫水主觀勇敢、熱水理性隨性。

最後,我自己講課的過程當中,常遇見許多投資人急切地想要學習更多的操作方法,想要學習如何當沖,又想要學習基本面的判斷,也想知道「瘋狗流」是怎麼操作的。事實上,多數的投資人並非不懂得如何交易,而是懂的太多,導致這些方法在執行的過程中互相打架。最常見的謬誤就是在左側交易與右側交易中產生矛盾。左側交易的概念是在下跌的過程中,以自己主觀的想法分批向下買進,屬於逆勢投資。而右側交易的概念則是在價格突破整理區上漲至新高,達到買入條件時,開始積極交易,屬於順勢投資。左側投資重點在於資金的控管,分批投入。而右側投資則要勇於追高,而且越漲越買,甚至脫離基本面該有的評估。不論是左側或是右側,重點是必須找到一個適合自己個性的方式,然後一以貫之的去執行交易策略,否則不論你學了多少的市場招式,但沒有一個統一的心法時,最終是要走火入魔的。

馬來西亞華人創作歌手黃明志日前透過opensea將他的攝影作品以及 99 首玻璃心及專為 NFT 打造的全新歌曲「Go NFT」打包成NFT 上架,結果在短短24小時之內,便收穫198顆以太幣,換算現值大約是2500萬台幣左右。NFT到底是什麼呢?雖然我們已經多次講過了,它的全稱是Non-Fungible Token,翻譯過來是「非同質化代幣」。 NFT包含了兩個部分,區塊鏈Token代幣和連結的內容。 Token「代幣」這個概念講起來比較專業,你可以把它簡單地理解成一種簽名或證書,只在區塊鏈系統中發行和使用,用來代表你擁有的某一種資產或權益。內容就是那張圖或是影片、音樂。兩者都是數位形式的。

認識NFT平台

以黃明志這次上架的NFT平台為例,他選擇是的opensea ,網友暱稱公海,opensea 是目前全球最大的NFT市集,成立於 2018 年 1 月,也是我最早接觸的一個NFT市集。經過市場快速成長,用戶數大增的洗禮之後,現在網站的操作已經非常簡便,即使是完全不懂區塊鏈的人,也能簡單的在上面購買NFT或是製作NFT。整個過程絲滑般順利,舉例來說:我在opensea上製作了一枚我的簽名NFT,就是上傳一張我的簽名的照片,填寫一個標題。然後就登登…做好了。想看的話,可以參考文稿的連結:

我的簽名NFT

而且製作過程不需要負擔任何費用。但是當你要上架銷售時,就會需要發佈在以太坊上,過程是需要成本的,也就是gas fee。這個費用一直都居高不下,我剛剛測試的時候,完成上架需要花費0.05個ETH,便宜的時候可能是0.02個,其實都已經比我的售價要高了。因此我又重新簽了一個名,這次是要上架到Polygon的網路上。Polygon 以前被稱為 Matic Network,它試圖解決以太坊的一些主要限制,包含交易容量不足、糟糕的用戶體驗,例如超高的gas fee,而所使用一個側鏈解決方案。Polygon 不是像其前身 Matic Network 那樣是一個單純擴展解決方案,他主要是在以太坊主鏈上最終完成交易之前,在鏈外處理交易。我們不妨就把它想像成高速公路的主幹道已經塞爆了,因此在主幹道兩邊再加上高架道路的概念。

為了完成這件事,我需要在opensea上建立一個「Collection」,這個Collection其實有點像我們的臉書的主頁,然後你就可以在下面發很多文章,然後個別著些文章上架,也都不需要任何費用,是真的不需要任何費用。這樣說來,我好像可以在這上面寫文章?任何人只要能找到我的Collection就能找到我所發行的全部NFT。而想要購買NFT的人,則可以依據網站的指引,將較多的ETH一次轉換成WETH,這個WETH的意思是一種經過包裝的ETH。WETH是一種符合ERC-20標準以太坊代幣,與以太坊網路的原生代幣以太幣(ETH)可以進行互換,可以將1ETH兌換為1WETH,同時也可以將1WETH兌換回1ETH。未來利用WETH購買Polygon上發行的NFT時同樣不需要負擔gas fee。將能夠大幅的增加使用的效益,提升使用者使用的意願。的確,在八月份,opensea 開啟在 Polygon 區塊鏈上的交易後,交易額便達到 5170 萬美元,創下歷史新高。同一時期,opensea 在 Polygon 區塊鏈上的出售或購買過一個 NFT 的錢包數量達到 19 萬個。

我同樣把在Polygon的簽名檔連結放文稿當中。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想買?售價大概是10美元。

除了opensea,台灣本土也有三家NFT市集,分別是Oursong、Lootex跟Jcard,我把這三個市集的比較表也放在文稿當中。

Oursong是國內最老牌的NFT市集,他最主要的特色就是可以透過Paypal入金,直接換成OSD代幣,OSD與美元是1:1的,透過OSD來交易。出金也可以透過Paypal出金,另外可以轉出ETH或是USDC、USDT,而不需要完成KYC。這點我有點疑慮,因為即使他不是交易所,但是在洗錢防制法的規範下,這部分是存在法令遵循風險的。另一家JCard,他則是可以用信用卡或是Linepay入金購買Jpoint,1Jpoint=1台幣,當需要出金時,則需要換成USDT出金,同時必須完成KYC之後,才能出金。比較起來,這兩家交易所是讓入金變得簡單了,因為只要Paypal或是信用卡就能購買,但相對而言,出金就變得非常複雜。

數位錢包

台灣的第三家NFT平台Lootex跟opensea一樣,不需要註冊,只需要有數位錢包,就可以直接連結錢包購買NFT。許多人擔心的資金安全性的問題,放在自家錢包裡還是比較令人放心,這點是值得肯定了。只不過,假設沒有接觸過加密貨幣的人,要先在交易所開好戶,買到以太幣之後,再發送到個人錢包,這個過程還是有一定門檻的。

幣圈的老韭菜們說:「只要自己沒有帳戶的私鑰,就不能算真正持有加密貨幣。 沒有私鑰就無法真正掌控帳戶內加密貨幣」。雖然在交易所買賣加密貨幣很方便,但進入區塊鏈世界第一個要學且要做的事情就是:安裝 MetaMask加密貨幣錢包。Metamask 常被稱作狐狸錢包,是目前最早期且普及的開源軟體加密貨幣錢包,讓用戶可以擁有自己能掌控的私鑰。

MetaMask有幾個基本功能:

前進NFT該有的體認

網友看了黃明志的新聞報導,很好奇的到臉書社團上來發問:「請問要怎麼樣發NFT呢?是不是只要做成NFT就能賺錢了?」這個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黃明志可以瞬間賣出這麼多的NFT也是因為他過去在音樂市場的經營與努力。NFT只是一個新興的載體,他本身並沒有辦法創造價值。真正有價值的是對一個社群或是對一個IP的認同,所謂的IP就是指「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黃明志本身就是一個IP,他的創作以及背後的智慧財產權,形成了他被社群追捧的力量。在我寫文章的過程的幾個小時當中,我也實驗性的發佈了NFT,顯然這一顆10美元能賣掉,我都應該要請那個買的人吃一頓飯了,更何況是要賺錢。因此,有興趣要朝NFT之路邁進的年青藝術家們,現在製作NFT已經沒什麼技術門檻可言了,如果你真的想要透過NFT來銷售作品,現在就必須開始經營社群。在台灣,就是臉書,同時NFT主要藏家還是歐美人士,因此推特Twitter的經營也相當重要,必須先能夠在推特上建立起粉絲,有足夠的知名度與人氣,才能讓作品的價值被看見。

現實是很殘忍的,NFT市場中99%都會是垃圾,一文不值。跟所有的藝術品收藏品一樣,最終,還是背後這位創作者賦予了作品的生命力與藝術價值,而如何經營自己的藝術生涯,則是永恆不變的難題。

Bill Yang

Podcast⟪比爾的財經廚房⟫主持人,本節目榮獲Himalaya最佳人氣財經類節目。Spotify 財經類Top 5 Apple podcast 投資類 Top 5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